午夜的卧室内,少女的娇吟与男人粗重的喘息交错响起。

      大床上,一个健硕的男人紧紧压着身下白皙娇小的少女,大腿抵着女孩儿修长的双腿,双手在她身上寸寸点火,唇舌略显粗暴的含着乳头吸吮。

      色情的吸奶声听在耳中,秦瑶双乳发痒,小穴一股股的淫液流出来,她张口呻吟了两声,又很快咬住红唇,眼底憋出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秦迟吐出湿漉漉的奶头,一颗奶头已经被啃咬的红肿,他又含住另一颗,舌裹住敏感的奶尖,灵活的往她泌乳的小孔钻。

      “啊……哥哥……不要……”

      秦瑶的身体扭动起来,耸起双肩两条腿拼命地挣扎:“好难受……啊啊……”

      少女的挣扎除了蹭出秦迟更强烈的欲火之外毫无用处,秦瑶纤细的胳膊被男人有力的大手按在了身侧,她被迫挺胸,将双乳更深的送进了男人的口中。

      “唔……嗯啊……”

      秦瑶眼泪流的更厉害,两颗嫩乳被亵玩了一遍,哥哥才放过她,她感觉全身已经不是自己的。

      私处的水一直在流,一直在被哥哥那根坚硬粗长的性器磨,磨得她好想哭又觉得好舒服,秦瑶很不争气的哭了,一边哭一边难耐的扭动身体,泪眼朦胧的叫着哥哥。

      她的身体在秦迟的桎梏下毫无反制之力,两颗嫩乳上全是咬痕吻痕以及男人吮吸时留下的唾液,湿漉漉的奶头晶亮的挺立招摇,秦迟的唇带着令人心惊的热度,顺着她的小腹吻下去,一直吻到了白嫩微鼓的阴阜。

      秦瑶眸光迷离,下意识夹紧了腿:“啊……哥哥你做什么……”

      “让你舒服”,秦迟声音低哑,强行掰开她两条长腿,男人的五指陷入白皙的腿缝,留下一道道通红的指痕。

      秦瑶低头看到哥哥的脸,埋在了她腿心,她身体热得快要炸开了:“不要……哥哥不要……”

      大敞的双腿让细缝自动打开,露出了挂着晶莹水珠的粉嫩肉唇,两片肉唇被秦迟的阴茎磨得分开,小穴口狭窄,嫩嫩的腔肉紧紧挤在一起,还在不断吐露着淫液。

      秦迟的鼻息喷在私处,秦瑶小腹绷紧,下一刻,男人的舌触到她的穴口,在她的私处上下舔弄,灵活的舌在敏感的阴蒂和穴口来回打转。

      “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