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的边沿有许多杂草植被,洗漱完的水就权当浇花,她正收拾好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听见奇怪的声音。虽然觉得可能是谁在说悄悄话,但戚燕还是想稍微谨慎些,大不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再走开就是了。

    收起了东西,少女的身形很快消失在空气中。

    声音的来源稍微有点远,她走下路边的坡道,又绕过几棵树,这才看到不远处的“战况激烈”。

    一个皮肤偏黑的微胖女人正用一条腿勾着比她矮了半个头的精瘦男人,嘴里嗯嗯啊啊地喊着,两个人衣服都还算整齐,只把私密部分暴露出来。女人腿心一根粗得吓人的肉棍进进出出,地上已经积了一小滩水了,肉体碰撞声一声比一声响。

    戚燕吓得倒退了两步,那二人做得正欢,根本没发现自己被人窥视。

    “爽死了,老公……啊,就是那里,快,啊啊……”女人单独支撑在地上的腿一阵颤抖,整个身体都挂在男人身上,身上丰满的肉被男人撞得上下颤动,也算是视觉盛宴。

    “真会吸,小骚狗,全射给你!”噼啪声更响亮了,矮个男人用手一托,直接把那女人托在半空,一下一下狠狠地抛,粗黑的肉棍全抽出来又尽根没入,看起来比戚燕小臂还要粗长一圈。女人两条腿盘在他身后,腰扭得放浪。

    露骨粗话伴随着男人的急喘显得越发下流,女人的表情看起来却好像更爽了。

    戚燕吓了一跳,这才从间隙中看到男人的脸来,普普通通的一张黝黑的脸,眉毛很浓,倒叁角的眼睛里透出淫邪,是走在路上看一眼便被人遗忘了的长相。她这才回过神来,耳边又传来女人的声音:“呼~好久没这么爽过了,铁哥你放心,那个新来的小妹我去帮你探探。咱们再来一次,我里头还痒着呢……”

    精瘦的男人喘着粗气点点头,胯下狠狠发力。

    “哈啊……哦……那个小妹看起来嫩兮兮的,还得护着两个弟弟,要……不是能力者,也不知道能不能挨过铁哥你这一插呢……呼,呼……说不准小逼还没给人干过呢……哈,又顶到了,就是那儿……”

    “那说好了,你可得帮我搞上那个小妹。”

    一想到新入队那个漂亮得像仙子似的少女,刘铁忍不住插得更卖力了。就算不为了她的异能他也想压着她操上一回,王玉莲说得对,她看起来年纪轻轻的,说不准他就是第一个给她破身的人呢……刘铁越想越兴奋,恨不得立马往那个小仙女肚子里灌上满满一子宫的精,身下动作也越发野蛮,插得王玉莲双眼泛白。他越想越兴奋,一边插着穴,手里还将女人肥厚的屁股扇出两个掌印。

    二人皮肉剧烈相撞,啪啪作响。

    “好……啊啊……要操死了,铁哥,啊……老公——啊……”

    “操死你,操死你,呼……”

    这场面看得戚燕浑身发软,她咬着唇压下身体里的反应,过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那个“新来小妹”大概率指的就是自己,一瞬间汗毛都竖起来了。

    离开那片地方后她忍不住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落荒而逃回到队伍中的,正好遇到要来找她的周星玉,藏着笑意的少年看见戚燕眼里湿润喘着气也是一阵意外,快两步走到她身边给她顺气:“发生什么了?怎么慌成这个样子?”

    “我,我……”

    正想着要怎么解释,伊贡神不知鬼不觉从她身后贴上来,它只要触摸一下戚燕就能清楚她的身体状况:“……宿主,你在发情。”可恶的、笃定的口吻。

    周星玉眉毛挑高。

    戚燕这才感觉到下体一片湿滑,心里恐惧又难堪。内裤贴在身上很不舒服,她无视伊贡对着周星玉勉强笑笑,将人带到隐蔽的地方将刚才看见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

    “呜呜……就是这样……啊……我,我就有点吓到了。”她的内裤被扯下,被周星玉以她描述的姿势那样,抬起一条腿抱在怀里。不过是以面朝外的姿势,少年背靠着树,伊贡的嘴正含着女孩亮晶晶的小穴不住吮吸。卑鄙的外星人不时用牙齿轻咬一下阴蒂,舌尖屡屡探进穴缝中间,吸得啧啧作响。

    “然后姐姐就看湿了?”周星玉手里揉捏着那颗久遭蹂躏的阴蒂,用眼神描摹着戚燕愉悦又难耐的可爱表情,只有天知道他昨天看着那个叫白鹤云的男人抱着她心里有多烦躁。那个男人比他更成熟,年纪也和戚燕相仿。

    “说说看,”少年的舌尖探进戚燕敏感的耳道,濡湿色情,语气越发温柔,“你是不是看见他的棒子就湿了?听见要被强奸了,所以就兴奋了吗?乖姐姐?”他的表情带着鼓励,好像问的并不是什么下流问题。

    “嗯……”

    戚燕颤抖着被舔上一个小高潮,那一声“乖姐姐”更是像魔咒般让她浑身发软,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下一秒乳蒂上尖锐的疼痛和快感就让她呜咽出声,少年的指尖刮擦着最中心的蕊心,又把戚燕送上一个小高潮。

    空气中的诱人香味前所未有的浓烈起来,伊贡对她身体的改变已经初见成效。只要稍微受刺激,她的身体就会立刻做好准备。

    戚燕彻底软下去,伊贡站起来扶着少女的身体进入她,避开了那层瓣膜。穴道里的汁液都被外星人全部掠走,作为帮助他吸取能源的回礼,伊贡把自己牢牢插在戚燕身体里,手上一用力就将她抱起来。

    女孩两条腿都陷在伊贡臂弯里,挣扎不得,她的臀瓣被伊贡扒开,心底里隐秘的渴望化作实质。少年面前的浅色菊蕊早就湿透了,像是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似地轻轻颤动。

    周星玉伸出两指撑开那处密地,丰沛粘腻的清亮肠液就浇灌在少年阳具顶端,扯出长长的丝。她的后穴早就已经被用过好几次了,正驾轻就熟地兼职着性器官的工作。

    戚燕像只哭花脸的小猫,唔嘤唔嘤地小声哭叫着,一声要软过一声。

    “嘶……太紧了,放松。”里面又挤又润,被长时间调教过的后穴像是能越操越紧似的,菊穴外面那圈粉褐色都被少年的棒子顶到她身体里面去。戚燕抱着伊贡的脖子刚想逃就又被摁下去,肛肉摩擦带来强烈快感,她都能感受到水液漫过敏感的后穴皮肤时的那种酥痒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