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里的白炽灯忽明忽灭,她的脸随着灯光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一双不见眼白的巨大黑瞳死死盯着戚燕,像是一个实体化的噩梦。

    嘴巴——那勉强算得上是嘴巴的地方一直开裂到耳根,稀薄的及肩短发暗淡枯黄,随着她的动作还在肉眼可见的脱落。在稀疏的发间露出六颗圆滚滚的黑点,一列排开,光裸的上半身生着短小竖立的浅色毛发,肚脐处像是被拦腰斩断后又缝合了似的,跟下半身之间划出一道明显的界线。黑白蓝叁色的花纹从脖颈一直没入腰腹,她从拐角处贴着货架爬出来。

    下半身不见人腿,反而是八条蜘蛛特有的节肢!

    戚燕脸色刷白,一瘸一拐地向后倒退。只觉得一瞬间浑身的汗毛都噼里啪啦地竖起来了。

    半人半蛛的怪异生物也不急,八只脚交替着缓慢前行,从货架上漫步到地面,像是耐心极好的老猎手,头上六个圆滚滚的黑点在灯光的照射下微微转动,反射出莹莹的光点。

    她咧开嘴朝着戚燕笑,口里若隐若现的螯牙随着她的动作不断向外翻出。

    戚燕想要尖叫,但她嗓子像是被人扼住了似的一阵阵发紧,她想要扭头就跑,剧痛的右脚却连让她动一下都不允许。她像个待宰羔羊般呆立在原地,等待着可以预见的残酷命运。

    她死死盯着那个浑圆的、蜘蛛的腹部,她想,她知道那里面装得都是些什么,为什么这个超市里为什么既没有丧尸也没有活人,但货架上的东西却在不断消耗了——

    全是诱饵啊。

    一切疑点迎刃而解的同时,对方也敲定了她的死期。

    她的脚踝又红又肿,过于强烈的疲惫感迫使她现了形,右脚的疼痛让她一阵发昏。戚燕强打起精神,能感觉到汗水顺着额头缓慢滴落的轻微瘙痒。

    “咯咯……”

    断断续续的低哑小调离她越来越近,5米,3米,1米……戚燕抬起头,只看见一张裂到极致的,大开的嘴。

    呼。

    她闭上眼睛。

    “嗞————”

    戚燕手里的防狼喷雾不要钱似的往那张嘴里狂喷出去,味道浓烈得刺鼻,戚燕紧闭着眼,怕接触到眼睛。

    这个她无聊时突发奇想画的小东西,居然在这种时候派上了用场。

    记录本里的物品似乎都在质量上无可挑剔,这个防狼喷雾她拿得远远的都觉得辣眼睛,更不要说直面威力的怪物了。

    不过坏消息是,她的体能快要到极限了,就算她在意识到右脚上紧缚的丝线能让对方精确她的位置时就解除了隐身保存体力,但使用记录本的能力也是要耗能的。

    虽然不多,但足够榨干现在的她了。

    凄厉尖锐的叫声猛地响起,戚燕被震得清醒了一瞬。下一秒她的手脱力一松,防狼喷雾跟她一起摔在地上——单脚站立实在是太累,已经到极限了。

    右脚踝又红又肿,长时间站立让她整条右腿都疼得轻微抽搐。

    面前的怪物似乎无暇分身,有青绿色的汁液从那张裂开的大嘴和鼻孔里喷溅出来,她弯下腰一阵一阵呕吐,能从一地的残渣里分辨出一些没被消化完的骨头碎片。

    “呜……”戚燕抿着唇向身后挪了挪,强烈的腥臭和视觉刺激让她反胃,眼前巨大的蜘蛛节肢将瓷砖地板划得四分五裂,她强压着胃里翻涌的酸水,用手摁上那条无意识挥动着的毛茸茸的节肢。接触到的一瞬间,毛刺的触感活活激起她一身鸡皮疙瘩。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这只是个仙人掌,是仙人掌……戚燕紧闭着眼,撑开了钱包的副口袋。

    像是被人用锤子疯狂敲击着脑仁,尖锐的刺痛让戚燕冷汗淋漓,眼前的画面被拆解成断断续续的碎片,像是头顶那根时明时灭的灯管。

    “求你求你求你了……呜……求求你,进去,进去啊……”眼泪大颗大颗地冒出来,混着额角滴落的汗水格外苦涩。戚燕抖着唇迭声祈祷。

    怪物的嘴巴裂开了个极其夸张的弧度,她甚至能看见那一颗颗钢钉般尖锐的灰色牙齿,戚燕的大脑不听使唤地想起以前看动物世界的片段,印象里不论是多凶猛的猛兽都没有长出这么一副变态的牙齿来。

    “呜……”

    也许是她真的有当一个信徒的潜质,就在戚燕决定放弃等死的同时,半人半蛛的怪物挣扎的幅度变小了。

    无头的身体失去大脑的指令猛地倒在地上,头颈的断面平滑完整,只有一些青色的液体喷涌出来,花纹可怖的身体无意义地抽搐了一会儿就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