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跟外星友人热烈讨论格外强调了她自身意愿的重要性,又根据他那叽里咕噜哇哩哇啦的诡异名字里取了两个她勉强能分辨出的谐音“伊贡”之后,戚燕几乎要为自己的理解能力鼓掌喝彩了!

    进行了将近二十分钟“你问我答”式的中外友好交流,伊贡总算是解开了她大部分的疑惑。

    当初伊贡作为一个来寻找长期饭票的卵体,在检测到地球将会发生大变故时决定过来浑水摸鱼捞一笔,甚至在抵达地球之后就已经筛选好了最优质的宿主。合成种不必担心受到病毒侵袭,但卵期时它要花费叁个月的时间来褪去一层用来隔绝外部污染物和抵挡伤害的卵膜。

    但是没想到计算出了偏差,还没过叁个月,人类就遭遇了这场大换血。

    跟他一起来的那些……按照他的说法是叫“合成种”的同伴们好像运气也都不是特好。十个小伙伴里现在只剩下他一枝独秀了。

    戚燕听得频频擦汗。果然这年头外星人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呢。

    至于为什么只能依靠人类女性的体液作为养料,伊贡解释了半天,各种稀奇古怪的专有词汇听得戚燕直发懵,一个头有两个大那种鸡同鸭讲的感觉又出现了。

    “不用再解释了……你跳过这个继续说吧。”戚燕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感兴趣。总之就是天性使然对吧,理解了。

    伊贡再次对宿主的知识匮乏表示宽容,点点头继续往下说。

    就在他蜕膜期间,事先选定的宿主受到感染变成丧尸,已经无法再寄生了。就在他还差两个星期就要褪去卵膜,即将进入幼年期却还没找到宿主,极有可能面对饿死结局的时候,突然出现了非常强烈的引诱剂的气味……

    他看着有点呆的戚燕:“然后我就被吸引过来了。”

    戚燕坐在旁边,感觉就跟听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奇幻故事似的。

    她按照它给出的时间推来推去,突然尴尬地想到……这,这不就自慰的那天吗。

    那所谓的引诱剂大概就是……

    “……啊。”

    她脸上一阵发烧。

    也是,在那个时候还有心情自慰的人大概不多了吧……

    周星玉坐在旁边看电视的同时不忘分了几分注意在戚燕身上,敏锐地观察到她有些尴尬的表情。

    少年的眉尾轻轻一挑。

    戚燕一抬眼,好巧不巧正对上少年询问的眼神。男孩的皮肤白皙,这会没有了浴室里暖光灯的加持显出偏蓝的冷色调。没了刚才的温和,自从浴室里的事情之后,他们俩的关系就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

    “……”戚燕尴尬地移开视线,干笑两声。

    不,这种东西没法解释的吧。

    默默地把视线错开,转到伊贡脸上。“这——这样啊。”

    伊贡对人类间的眼神交流一窍不通,他只自顾自地应着戚燕。不论表情如何变化,那双随着眼皮眨动而变化的眼睛里都没有一丝一毫属于人类的感情。

    而至于周星玉最在意的偷脸这件事……伊贡对此做出的解释是,他是拥有自我性别意识的生命体——他想当男人,所以理所应当把雄性外形作为他变形的模板。

    周星玉扯扯嘴角。他一瞧见伊贡,脸色就没好过。

    “提醒一下,我刚进入幼年期,还不能离开宿主太久。”伊贡眨眨眼,纯良地笑了一下:“从我离开母巢到现在已经经过1小时32分10秒……11秒,12秒……”

    “……”

    事实证明,戚燕对未来生活的展望还是太天真了。

    当生活里面介入了一个外星人,这绝对是十分之二百的让人难以适应的事情——就算你根本没有看见他的机会。

    特别是在上厕所的时候,那种怪异的、若有若无的被窥视着的感觉完全挣脱不开,仿佛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另一个人围观了这私密的全过程。

    但是每次一想起先前伊贡对于他所谓的“强制手段”的阐述:

    “我们只要保持宿主的生命活动就可以获得足够维持行动的能量,虽然效果会大打折扣……毕竟人类的大脑比较复杂,侵占和适应起来并不太方便。”

    戚燕咽下泪水,只能努力让自己适应这毫无隐私可言的“新生活”。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那一天为止。

    戚燕是很少起夜的,因为她害怕夜里漆黑的厕所,所以一般不会在睡前喝水。

    可是她快被下身的主导者逼疯了。

    “呜呜……别,别钻了……伊贡,呀啊,别……”

    戚燕捂着嘴坐在马桶上,体内怪异的瘙痒和酥麻让她脑袋一阵发麻,虽说伊贡在她身体里吸食体液就不必担心淫水打湿床单,但是在周星玉已经睡着时在旁边被推上高潮,她心里还是抵触的。只能悄悄爬起来去浴室里面解决。

    “你,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伊贡……”

    再怎么说她们也算是共生的关系,他可不能就这么无视宿主的意愿——革命果实都需要站出来争取才……

    伊贡除了休眠的时间以外就是在努力吸收能源,从戚燕身体里出来时他的状态可谓精神抖擞。

    “我要跟你商量一下……”戚燕赶紧确认了一下厕所门关得严不严实。

    不得不说,伊贡大部分时间还是挺好说话的。

    当她提议“你这样一天天少吃多餐真的让我很难做,还不如一次吃到饱”之后,外星人出乎她意料的只是考虑了一会就答应了。

    但是实施的过程简直不堪入目。

    洗手间里不太方便,伊贡只考虑了一会儿就抓着戚燕来到厨房隔壁的餐桌上,真的是抓着——从背后抓着她两腰,正面朝下放在餐桌上面,调整了个让她不至于太难受的姿势。幸亏家里的餐桌够大够结实,戚燕趴在上面刚好。

    “……”

    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欸,就这么在外面做吗?伊贡?这里是吃饭的地方噢……?”屁股一凉,女孩的睡裙被掀到腰上。她一阵瑟缩。

    “可以去小房间里……”

    伊贡摁着她:“嗯……防止宿主大幅度挣扎,有限的空间会更好。”随意拨弄着女孩薄薄的内裤,然后把那层遮羞的小布料慢慢退到膝弯处。

    戚燕吞吞口水。还没有开始做,她的心里已经开始发毛了。

    女孩的背在夜里润莹莹的,月光格外偏爱她。已经向人类这一物种学习了好几天的伊贡对“美”的感受也越来越向人类靠拢。“心”里蓦地涌起一股奇怪的感受,这是它从未在母星接触过的。它伸手摸了摸女孩光裸的背脊。

    柔软光滑,让它想起了家乡的卡洛妲。洁白又脆弱。在那个科技高度发达的地方,这是罕有的鲜花。

    戚燕心里没想那么浪漫的东西——她现在只想掐着二十分钟前的自己超大声让自己赶紧改变主意——

    “对,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唔呃……”她抖着嘴唇,一遍遍道着歉,“呜……对不起……伊贡,嗯啊!太深了,别这样了!”

    “哈啊……停,停下来啊……”戚燕撑着桌子,水汪汪的眼睛几乎失去焦距,两条腿控制不住地打晃。“别再弄了……呼呜……真的不行了,穴要坏掉了……”戚燕压着声音害怕吵醒房间里熟睡的周星玉,只能无助的抓紧餐桌边沿。

    从伊贡身上探出的部分在经过处女膜时变得极细,深入内部之后肆无忌惮地膨大。只要不是有助于能源吸收的事情,他会把对宿主身体的改变降到最低,不主动撕裂那层肉膜。花穴最深处被快速贯穿,小小的稚嫩宫口在异物一次次的捅弄之下越撑越大。敏感得要命的地方被频繁试探,再加上她天生就对疼痛感更加敏锐,戚燕脸色一阵发白。

    “伊贡……好痛,好痛,太深了……”

    她明明感觉自己都要被操烂了,但是在生理上,她却依旧算是处女。

    戚燕咬着唇,痛感与快感并行让她额头冒出细密冷汗,眼泪也忍不住了。

    “呜呜…………伊贡,不要了不要了……”

    虽然之前它也在身体里反复作乱,但远没有这一次这么吓人。

    富有弹性的触手穿透宫口深深插到最里面,戚燕连挣扎都不敢,先前分泌的淫液也被尽数堵在里面,一搅动就咕噜咕噜响。

    “嗯呜……好多,太多了……哈啊,别……”

    “呜呜……呜,呜……插,插坏了呀……”

    伊贡掐住女孩的手腕将她摁在桌上,深入女孩体内的探触源与它本体相连,一边刺激着小穴脆弱敏感的肉壁,一边将改造液与她体液混合,然后一点一点输送到最深处的子宫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