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扒开粉乎乎的小蚌肉,他伸指头进去碰了碰,刚入了一个半指节就顶到了一个小小的阻碍。极柔韧并且弹性十足,但不由分说的把他的手指隔离在外。

    是处女的证明。

    周星玉一愣,这个东西他不陌生。

    大概是手指刺激到了那个奇怪的东西,戚燕感觉肚子里面有什么东西不断被抽离出去,痒酥酥的,有一点点微微的胀痛。

    周星玉看着那个嫩穴挂着一丝细细的,透明发白的粘液,粘液滴出来汇聚成一大滩水渍,聚集得越来越多,甚至完全超过了她那小肚子可承受的量,在浴缸底部铺了厚厚一层,肉眼可见地运动着。

    什么鬼……

    戚燕抖着指尖,只轻轻一碰那滩不断膨胀的液体。像鸡蛋清一样的诡异触感就让她忙不迭地想抽回手——但是来不及了。

    那些湿滑的东西极快速的顺着她的指尖往上涌动——一小缕湿润润的东西还悄悄地探进了她的耳道,在她耳朵里亲昵地蹭来蹭去,痒得她发抖。

    直到全身都被裹得亮晶晶的,只留下头部没有被密闭,这奇怪的东西才停下来。戚燕整个人像是被罩上了一层水膜,剔透发亮。

    戚燕表情呆愣着轻捻了捻指尖,滑滑的一层,极有弹性。

    紧贴着皮肤的怪异物质近看像是在微微鼓动的一层透明发蓝的膜,好在被包裹住的皮肤没有密闭的感觉,就像是在毛孔的地方开了个眼透气似的,说不上来,是种很奇妙的感觉。

    有些温热,比她自身的体温要高。暖融融的很舒服,让人有种要被这层膜衣给包化了的感觉……如果它不是从她身体里钻出来的话,其实被包裹的感觉还不赖。

    戚燕闭上眼睛确定自己是清醒的状态。

    这层奇怪的膜甚至称得上漂亮。透明反光的一层亮膜里面,细看之下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缓慢浮动。泛出点点蓝绿色的荧光,小星星似的,有种奇异的美。

    但是实在是太诡异了……

    等不及戚燕反应,包裹在她身上的奇怪薄膜从她小腹的位置抽出一个细长的条,不断变粗变大……在戚燕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变成了像是成年男性上半身的形状。

    让人难以想象它在前几分钟还只是一堆奇怪的发光史莱姆。类人形的脸因为自身颜色透明的原因,五官模糊。一时间也瞧不出美丑。

    不过用来吓人倒是够了。

    在戚燕一脸震惊的表情中,“他”说话了。

    “你——好——”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变了十几种声线。在他勉强可以分辨是眼睛的部位,两颗圆圆的散发着蓝绿色细碎光芒的、流金一般的物质,勉强看起来像是人的眼球。

    非常勉强……

    ——中、中文?!

    面前这个奇形怪状的东西完全打破了她对地球现有物种的一切认知,当机状况的大脑根本给不出一个面对这种情况的指令。她只能呆呆地,看着那两团在她面前不断闪动的类球体。

    怪异生物的形变并不完全,液态的身体让它看起来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样貌。真的非常非常怪——能想象在你面前有一团看起来像是人脸的面团被人无情揉搓吗?

    对,就是那样。

    半天都没等来面前这个宿主的反应,那个奇异的类人形扭过头,上下打量了一遍旁边非常多余的雄性人类。

    一根细得肉眼不可见的纤细触手从他背上悄悄凸生,然后无声无息地探进了周星玉的耳道。

    几乎是一瞬间他就变了个模样……以面前的这个少年为模板。

    “燕姐——姐。”话音刚落,那双绝不属于人类的漂亮到诡异的双眼也沉淀成普普通通的深褐色,就像是她面前站着一对原装的双胞胎。

    而戚燕也从被未知物质束缚的窘境中解脱出来——这个类人形,现在终于拥有了人类的下半身。

    ……就连那根尺寸过人的,从没在她面前出现过的小周星玉,正十分嚣张地、摇摇晃晃地冲她正面行礼。

    她傻了。

    而周星玉这才回过神来,他皱着眉理清思绪,试图用九年义务教育里所学的知识来解释这个——这个——外星人?变种人?还是什么?

    不过不管是什么东西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周星玉看着那张跟自己完全一样的未知生物,一种被冒犯取代的厌恶甚至超越了人类天生对于未知的恐惧,少年形状漂亮的眼睛里惊疑不定,猛地伸手一推这个怪异生物。

    少年把还在浴缸里傻坐的戚燕隔开,挡在她跟这个怪物之间,俨然是只护崽的老母鸡。

    “啪”地一声,翻版的“周星玉”撞到墙壁上的额角像水那样在墙上炸开了个漂亮的小水花,然后又渐渐回归原位,一丝一毫的影响都没有。

    “你是......”戚燕的声音干干细细的,她清清嗓子。

    “到底是什么......东西?”用东西来形容对方她可能、大概、确实有点不太礼貌,但这已经是她反复斟酌用词的结果了。

    “…%、/@#》﹌:#**”她面前的“周星玉”用着最平常的表情,说了一串完全超出她知识范围的话。

    “???”

    “我、是%、/@#》﹌:#**。”

    ......

    这诡异的发音是人类的口腔构造难以重复的,戚燕的嘴巴张张合合,乖乖地闭上了。

    “周星玉”也沉默了,他的眼神僵直了一瞬:“......在你们的语言库存里面,我没有找到相应的词汇。”

    “呃......”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好的……请问你是,你,你怎么会从这里……?”一句话被她说得颠叁倒四,戚燕眼神尴尬地四下躲闪,手指却暗示地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对,她的肚子。

    她曾经也设想过外星人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入侵地球,不论多离谱都不会比从她肚子里钻出来更离谱了。

    “宿主的情绪波动超出正常范围。需要离体检查。”

    外星人朝着戚燕点点头,真像是大领导来验收下属的工作似的。

    ……?

    明明拆开的每一个字她都能听懂,可是怎么合在一起她就不明白了呢。

    “宿主的情绪波动是影响生长发育的重要一环,人类的“情绪”复杂,需要重点观察——必要的时候需要离体检查,多加引导。”它上下打量戚燕一眼,显然对宿主的愚昧十分宽容,平静无波地点点头。“在此之前并未发现异常。”

    等等。这个意思是如果她情绪波动没什么大变化,那它就不出来了?

    正当戚燕震惊于外星生物的无耻之中,只见它又贴心地夸赞一句:“寄宿阶段宿主表现一直良好。”

    戚燕傻吗?她肯定不聪明,但也绝对算不上笨。只要前后一合计,动动脑子就能发现端倪。

    如果不是她浑身上下紧张得像是被冻住了一样完全动不了,戚燕真的要愁得直挠头。

    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但是想来这阵子身体的奇怪状况也跟这来路不明的家伙脱不了干系……就连她被周星玉撞见自慰也有它的原因……

    戚燕眼神里盛满了强烈的控诉,紧贴在她身上的外星人却坚决地摇摇头。

    “不,推卸责任是可耻的。我们一向是选择宿主喜好的方式产出能源食用,被外人撞见产出过程并不在计算之内。”

    戚燕傻了一下,新的疑问接踵而至:能源?什么能源?

    它眯起眼睛扯出一个微笑,转而又变得愁眉苦脸。看着那张脸上各种各样的表情从生硬地扯动五官逐渐变得灵活生动。戚燕只觉得身上一阵阵发麻。

    “能源。”这个诡异的生物终于固定好了脸上的表情,肯定地点头。它脸上的笑容友好极了,伸出手似乎是想摸摸戚燕。她吓得直往后躲。

    周星玉皱皱眉想打开他的手,结果才刚一碰上,那个看起来还算正常的手突然扭出了一个人类的骨骼绝对做不到的刁钻弧度,穿过周星玉阻拦的手直直伸过去摸到戚燕的头顶。

    一路划过眉骨,鼻梁,嘴唇,脖颈……从上至下,指尖最后慢慢停留在戚燕嫣红柔软的花穴上。

    不会吧,等,等下。

    是她想的那个吗???????

    他慢慢捻揉着那颗早已肿胀得不行的小肉芽,一本正经地摸了满手淫水放在戚燕面前。

    “能源。”

    他又重复一遍,言简意赅。那些湿漉漉的爱液很快渗透进它的掌心。

    戚燕绝望地闭上眼睛。如果她做错了什么法律会惩罚她而不是让外星人住在她肚子里吃她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