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燕僵了一会,她点点头动作缓慢地放下了手,只能紧闭着眼睛,好像只要看不见就不用面对这尴尬的局面。

    周星玉伸手握住还没来得及从手柄上松开的小手,那份极致细嫩的触感和小而柔软的手骨让他刚刚半软下去的阳具瞬间就勃起了。

    “把腿打开吧,我看不见里面了。”周星玉的嗓音是她从未听过的喑哑,少年攥着她的手轻轻拧动,肛肉的褶皱也随他的动作左右运动。

    噫噫噫——

    “......嗯,嗯呜”虽然是这么答应的,但戚燕快羞死了。她羞耻地别着腿,跨不过那道脆弱的心理防线。

    “不打开腿我怎么看得见呢?”

    “好姐姐。”那根粗壮的按摩棒又往深了探去一些,戚燕刚刚恢复常色的脸又一点点窜红,少年的表情却是正经而严肃的:“我帮你弄,你把腿分开就是了。”

    “对不起……”戚燕啜嚅着,腿倒是分开了一点点。

    也许是闭着眼睛的缘故,身边的声音愈发清晰。戚燕眼睛不敢乱瞟,她总觉得周星玉的呼吸声好像变大了点……

    “你太紧张了,放松一些。”

    “嗯……”

    她心一横,屈在一起的两个膝盖慢慢分开,周星玉的视线紧盯着那处花穴乖乖绽放的盛景,整个过程都不错开眼。

    戚燕藏在指缝后面的眼睛悄悄睁开一条小缝,一瞬间好像就连心跳都停住。

    少年琥珀一样的眼睛深邃澄澈,眼白是健康的泛着一丢丢的蓝。黑白分明,像是紧靠又不融合的两片海洋。此刻正专注谨慎地盯着她下体。

    戚燕回过神来,羞耻到极限地赶紧闭上眼睛,下身几乎要在那种视线中融化在浴缸里面。一只温热的手掌扶着她的胯——那是个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些微骨感又匀称的手,清秀修长。

    像是竹节一样端正漂亮。

    周星玉缓慢地左右转动着抽出,转了一小截才从蠕动的穴口处看见慢慢被淫穴吐出来的,控制振动频率的按钮。

    居然插的这么深……

    他瞟了两眼晕乎乎的戚燕,手腕轻摇,那个兀自震动的手柄又被穴口吞了回去。少年咬着唇懊恼地叹气,仿佛是烦恼着戚燕的下流贪欢。

    “燕姐姐,你,你别咬回去呀。”这话微妙的很。他脸红红的,看起来似乎手足无措又害羞。

    戚燕两眼一黑。

    “对不起……这,这样呢?”她依旧闭着眼睛,但破罐子破摔地摸索着伸手去软软地掰扯着菊眼旁边的细嫩褶皱,小淫洞像是吃不饱的小嘴那样一下一下嘬吸着棒身,发出“啵”“啵”的叫声。

    女孩羞得浑身上下都发红,下体的两个穴湿亮亮的,在替她哭。

    “好像还是不行,里面太紧了。可能要弄松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