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的眼瞳已经完全褪去了原本的黑棕色,转变成了一种浅淡又瘆人的青灰。被这样的一双眼睛注视着,你能深切体会到自己变成七分熟小肉排即将被人吞噬的错觉。

    戚燕本来也不想的。可是她从背后铁定敲不穿坚硬的脑壳,天生的力量上限让她实在是做不到。更何况她可没有忘记那两个恐怖的小丧尸也在外面。

    不知道它们对声音是否敏感,总之先做好最坏的打算。

    唯一的突破口,只有眼睛了。

    她也实在是忘记了——也许是什么电影还是生物课上,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过的:眼睛后面就是大脑。她只能想到这个。

    既然是丧尸的话,弱点应该也跟电影里的一样吧?

    眼珠后面就是大脑,她反反复复地告诉自己,一定没有问题的。扎一下,马上就回来。

    很快就好,只要她的反应足够快。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的丧尸已经挣扎着想起身了。

    戚燕攥紧了笔,用生平最轻柔的力道摁下门的把手把大门开出一道缝。扭开防盗门的锁,金属摩擦的声音让地上的丧尸缓缓侧过头。

    戚燕打开了门扣快速张望了下并没发现那两个小孩的身影后,几乎是在消化了这个好消息的瞬间就扑出去,把尖锐的笔尖对准了那个丧尸灰白色的右眼——一切都像是电影里至关重要的几帧慢镜头,她的的心脏跳得像是快炸了,但戚燕冷静得惊人,她甚至把把笔斜了一点点尽量扎在中间。灰白色的冰冷眼珠一点一点吞没了笔尖,她却觉得那诡异的怪物透过一切看向她的脸。

    好想吐。

    丧尸慢慢地抬起手,想掐住戚燕的胳膊。一口一口的黑血从那张血盆大口里面涌出来,那像是个咕嘟咕嘟冒泡的泉眼。

    丧尸的手还不算冰冷,力气也不大,兴许是死了没多久的原因,只是活动得非常不自然,带着诡异的僵硬。

    可戚燕怕死了,她的头皮乍起来,要很努力地压抑才能不发出丢人的尖叫。她抿着唇,控制不住的细碎哭音从嗓子里冒出来,手上颤抖。她鼓足勇气一脚踢开那纠缠不休的青筋浮现的青白色手掌。

    “吼……”丧尸的声音不大,像是上了年纪的人轻声呼喊似的,又轻又长。在楼道里悄悄回响。

    但很快在不远处就响起了丧尸尖锐的嘶吼。像是回应。

    要遭!声音太大了!

    戚燕打了个激灵,手上猛一发力,发乌的血嗤嗤地就从笔尖没入的地方迫不及待地喷涌而出。她还想再扎的深一些——但笔太细了。

    心一横,戚燕抬起脚就往笔尾端踩过去。隔着厚厚的拖鞋能感受到笔尖破开血肉的怪异触感。

    直到笔身都插进了一半,耳边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戚燕直接回头扑窜进了家里砰地关上防盗门拧上门锁一气呵成。

    ——好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