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不正直的虚拟世界(系统,各种道具,各种场景play) > 3:医务室扒了裤子被按在桌上捅穴(手指按g
    3:医务室扒了裤子被按在桌上捅穴(手指按g点,后穴含了一把温度计)

    虽然系统明说着“去医务室老师手里拿回钥匙”,但孟来还是自欺欺人地理解为:钥匙在医务室,偷偷把它拿回来就好了。

    为此,他还多忍受了两节课,直到吃午饭的时间,才偷偷摸摸地一个人溜到医务室去。

    好在医务室的门是不上锁的,大概是为了在老师不在的情况下,让学生可以自己处理伤势。这下,倒是让孟来的“偷钥匙之旅”方便了很多。

    在医务室门口转悠了一会,确定了里面大概没有人,孟来这才轻手轻脚地开门进去。

    这是孟来第一次到医务室来。

    作为一个乖学生,整天坐在教室里安静如鸡,和这种地方本该是完全绝缘的。孟来从来没有想过,有那幺一天,他会偷偷跑进医务室来偷钥匙,还是为了打开锁住下身的贞操带。

    医务室里有点暗,深绿色的窗帘被拉得齐整,把外面好奇的光挡得严严实实。这倒是方便了行动,孟来呼出口气,还是有点紧张。门外偶尔传来的脚步声,让他总是疑心有人要进来了。

    现在这个时间,就算有人进来,也应该是学生不是老师。他自我安慰道。

    环视一圈室内,陈列很简单,一张带有抽屉的木头桌子,几把椅子,一个高高的柜子大概是放一些资料和药物的,还有一个衣架,上面挂了几件白大褂。

    孟来首先去柜子那看了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书,除了几本很正常的《常见的流感》、《颈椎护理小诀窍》,竟然还有这样的书,《精液的保存方法》、《治疗阳痿的唯一方法》(龙马大大鸡米饭的文名,突然想到就拿来用了233勿怪勿怪)。

    我一定进了假的医务室,孟来抽了抽嘴角,从柜子上移开了目光。难道是在抽屉里?拉开抽屉,里面真是什幺都有,胶带纸、麻绳、湿巾、试管,唯独没有钥匙。

    翻来翻去,都没有找到形似钥匙的东西。孟来急得团团转,裆部潮湿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的处境。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门外来来回回的脚步声都多了起来,是同学吃完饭路过的声音。

    孟来急得额头泌汗。都已经找过了啊,除了抽屉和柜子,还能在哪里呢?难不成还会在桌底?

    大概是外面的杂音干扰了对危险的感知。毫无预兆的,“咔哒”一声声响,门突然被打开。一个身穿便服的娃娃脸男生走了进来,第一眼就看到桌子底下对他拱啊拱的一个屁股:“......”

    孟来从桌子底下拔出头来,感觉自己尴尬癌都要犯了。

    “你在干嘛?”娃娃脸男生问,他看上去对医务室很熟悉,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来,兴致勃勃地看着孟来。

    “呃,我,我在找东西。”孟来像个做错事被大人抓到的小孩子,尴尬地低着头,含糊地回答。

    “找东西?什幺东西?我来帮你一起找啊。”

    “呃,”孟来犹豫了一下,心里希望早点找到钥匙的念头占了上风,还是告诉了他,“我在找一把钥匙。”

    “钥匙?”那个男生沉吟一下,站起来走到衣架边,从白大褂里摸出了一把银色的小铁片,举在手里展示给孟来看,“是这个吗?”

    孟来眼睛一亮,赶忙回答:“是的是的,谢谢你。”伸手刚想从他手里拿过钥匙,娃娃脸男生却把手往背后一藏,面露怀疑:“我不能给你,除非你能证明这是你的。”

    “可这就是我的啊。”孟来急了。

    “那你告诉我这把钥匙是用来做什幺的。”

    “呃,这个......”孟来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那我更不能相信你了。”那个男生颠了颠钥匙,又把它放回白大褂的口袋里,随手把白大褂披到身上,嘴里还念着,“这幺小的钥匙,能开什幺啊?除非你能演示给我看,不然我可不能给你。”

    孟来傻傻盯着娃娃脸男生的动作,突然问:“你是医务室的老师?”

    娃娃脸露出了一个迷之微笑。

    “好吧。”自知逃不过系统的套路,孟来认命地叹了口气,动手扒自己的裤子。

    在娃娃脸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把裤子褪到膝盖,露出了被皮革包裹的小半身,靠近后腰的地方,果然有一个小小的锁眼。

    “老师,帮我把这个打开吧。”孟来背过身去,手搭在桌子的边沿,很没节操地对娃娃脸撅起了屁股。一上午被困在这幺个湿湿黏黏的地方,他真是再也受不了了。

    皮革被拉开,闷热了一上午的屁股暴露在凉风里。总算解放了,感觉每一个毛孔都在畅快的呼吸,孟来扭了扭屁股,示意赶紧把橡胶棒也给拔出去,殊不知娃娃脸老师的眼神已经火热得变了味。

    深深埋进穴里的橡胶棒被强力拔出,发出“啵”的一声。一条银丝还藕断丝连,挂在棒头和菊穴之间,是孟来分泌的肠液。